随着农村改革的不断深入,承包地要流转,集体建设用地、宅基地也要流转,而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就是这一切的基础,即“新土改”。

农村集体土地使用权流转机制的思路框架已经基本形成:将按照“土地确权、两权(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价值显化、市场运作、利益共享”方针,依据土地有偿使用原则,对农业用地和建设用地使用权实行有偿有期限流转制度。农业用地在土地承包期限内,可以通过转包、转让、入股、合作、租赁、互换等方式出让承包权,鼓励农民将承包的土地向专业大户、合作农场和农业园区流转,发展农业规模经营。 

集体建设用地可通过土地使用权的合作、入股、联营、转换等方式进行流转,鼓励集体建设用地向城镇和工业园区集中。其要点是:在不改变家庭承包经营基本制度的基础上,把股份制引入土地制度建设,建立以土地为主要内容的农村股份合作制,把农民承包的土地从实物形态变为价值形态,让一部分农民获得股权后安心从事二、三产业;另一部分农民可以扩大土地经营规模,实现农业由传统向现代转型。 

新土改以及目前中央政府在各地包括四川试点的土地增减挂钩都将构建“大郊区”时代,是中国现代社会都市化、村镇化两元体制协同反应的历史转型,是构建新型中国消费社会的最经济的新型生存空间和发展模式,也是中国社会的历史稳定器。

   

“新土改”模式一:土地自愿流转,发展规模化现代农业

只要坚持土地的最终承包权不变和群众自愿原则,农民就拥护流转。现在愿意转让土地的村民多,缺的是有实力又有能力的规模经营者。   

土地集中经营有利于农业结构调整优化升级和发展产业化经营,有利于提高农产品的市场交易效率,降低农业市场成本。农民的自主流转还解决了部分农民外出打工带来的土地闲置、撂荒问题。

因此,乡村要尽快成立专门的土地流转指导机构,对当前各地普遍实行的农户之间、农户与龙头企业之间、农户与农业业主之间的耕地转包,进一步规范其合同关系和合同文本。在土地承包期内,农户流转土地价格建议按土地的实际收益情况,每三年上浮一次,让农民能够分享土地规模经营所带来的收益。在坚持家庭联包责任制的基础上,应允许地方积极探索土地股权质押贷款、参股龙头企业经营等多种模式,推进现代农业。  

 

“新土改”模式二:合作社+资金互助,破解农村金融难题  

对于生产经济作物的乡村可成立合作社,统一对外购料、销售。通过合作社对外谈判,与省内外多家公司建立销售关系,既可以降低成本,也可以降低市场风险。   

同时探讨设立社员互助基金,由社员筹资,通过互相担保,解决社员的阶段性资金需求。同时,合作社准备通过资金互助等形式筹资发展蘑菇粗加工,以延长储藏期,让社员分享加工环节利润。   

合作社还可吸收社员入股成立互助资金,为社员生产生活提供借款便利。社员需借用资金,利率比信用社低,108天的一般免息,一般借款1个月按6厘利,3个月按7厘,最高9厘。只要有社员担保,借款手续尽量简化,使贷款社员三天内就能拿到借款。

合作社可以有效避免成本和市场等单户经营的多重风险,主动要求联合经营,这种“内生型”的新型合作机制建立在土地承包制基础之上,立足于发展现代农业,通过集中采购和销售,降低生产经营成本;通过社员内部资金互助,缓解农民“贷款难”问题,是突破农村金融瓶颈行之有效的方法;通过合作社对外谈判,提高农民主体地位,降低市场风险。“合作社+资金互助”模式大有可为。   

全面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和市场化水平,必须积极发展多种形式的农村专业合作社。眼下,亟待抓紧出台农民专业合作社法配套法规政策。一要减免登记注册费用,降低农民成立专业合作社的门槛。二要清理针对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各种不合理收费。三要借鉴日本和韩国发展农业合作社的成功经验,抓紧制订相应的减免税优惠政策,扶持农民专业合作社尽快发展壮大。四要明确政府在发展农业专业合作社中的定位,多搞扶持和服务,少搞不合理的行政干预。 

 

“新土改”模式三:运用城乡土地增减挂钩集中规划建设新农村

昔日分田到户时,由于田地有肥有贫,灌溉条件有好有坏,为了尽量保证公平,我国农村很多地方,好的耕地分成几块、差的也分成几块,每家搭配分配。有的耕作条件好的地一亩被分成了十几块,分属不同的农户。地块被“切”得支离破碎,许多农户都是“补丁田”,造成机械耕作难度很大,小的地块犁地时都转不过弯,插秧抛种时,秧苗一不小心就会抛到别人家的地块上。土地分割过于细碎必将影响到农业生产,“收割时节,大型联合收割机农机手认为太小的地块转不过弯,就是给再多的钱也不愿收割。” 更重要的是大量田埂,毫无规划的小水塘、沟、渠乃至住宅,既不利于发展现代农业,还浪费了土地资源。 再加之水利设施的老化和不配套,影响了农民种田的积极性和农业的生产能力,这些是农民迫切要求平整地块、重新分配土地的一个重要原因。平整大块地亩既便于流转,也便于农民规模种植、发展现代农业,是新农村建设有力推进的一个重要基础。

应结合新农村建设,集中规划了田埂、水塘和住宅。让各家分到的地都是集中的、平整的大块地亩。在保护现有耕地面积不变的前提下,多整理出的土地就为统筹城乡发展腾出了空间。”   

城乡土地增减挂钩,即城镇建设用地增加与农村建设用地减少相挂钩,从以宅基地为主的村庄占地中腾出土地复垦,指标可以拿到城里来用。不仅保证了现有的耕地规模,还扩大了城市建设用地。

农村社区化,是新时期、新起点上农村改革发展的必然选择,是统筹城乡发展的重要环节。从为农民提供便捷、周到的公共服务入手,开始推行农村社区化建设,规划建设居民小区、医疗服务中心、中心小学、农贸市场、文化广场、工业园,尝试让城乡文明相互渗透、公共服务走向均等、城乡要素加速流动,在城乡一体化发展方向上迈出重要一步。   

“新土改”对各地农民而言,得益程度会有不同。如城乡结合部的农民,将获得较多土地级差收益。如何让“新土改”使得全体农民获益,而非产生新的鸿沟,也是个大问题。  “新土改”使得部分农民失去土地的屏障,如何防止其副作用的扩散?如流民阶层、城市贫民窟等问题,宜未雨绸缪。   

因此,无论采取哪种模式,土地流转必须先“动人”后“动地”,即先为农民创造向非农产业转移就业的条件,再集中地,才不会出问题。

南沙探索新土改,集体用地可入股
大力推进绿色建筑发展 努力发挥科技支撑引领作用

上一篇

下一篇

"新土改"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